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学习贯彻习近平
2024-04 27

山城何以“跨越山海”

点击:2706次 来源:综合科
分享:

“蜀道三千,峡路一线。”山城重庆,山地丘陵占市域面积90%以上,群山环绕、蜀道崎岖、峡江湍急,却始终拥有登高临远、通江达海的胸怀气魄。

  主城以西,夹在中梁山和缙云山两条山脉之间的一片平缓槽谷地带,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坐落于此。

  4月22日下午,正在重庆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第一站就来到这里。

  10年前,2014年3月29日,德国杜伊斯堡港。习近平总书记见证一列满载货物的中国列车缓缓驶入。该列车正是从这个园区始发的。

  雨后初霁,园区内一派繁忙。龙门吊起降不停、运转货车往来穿梭、各色集装箱层层叠放、火车汽笛声不时响起……

  总书记乘车驶入园区内的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,下车走过铁轨,走到集装箱堆场深处。

  现场有两列火车,正在进行作业。

  中心站常务副总经理王海翔告诉总书记:“左边这列,是发往广西钦州的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,装载的是汽摩配件和纯碱等化工品;右边这列,是发往德国杜伊斯堡的中欧班列,装的主要是新能源汽车和笔记本电脑。”

  2009年建站伊始,王海翔就扎根于此,兢兢业业,一干就是15年。

  “从默默无闻的四等小站到现在颇有名气的铁路一等大站,真正享受到了‘一带一路’带来的红利。”见证站区巨变的王海翔,满是自豪。

  正是从这里出发,2011年,我国第一趟中欧班列“渝新欧”鸣笛西行;正是从这里出发,2017年,我国第一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一路向南。

  如今,中欧班列已累计开行超8.7万列,通达欧洲25个国家222个城市;西部陆海新通道已覆盖121个国家和地区503个港口。

  站区里,总书记同货车司机、列车司机、装卸工人、场站管理人员等亲切交流。

  身穿蓝色制服,头发已经花白,重庆机务段电力机车司机江彤举起手自报家门:“总书记好,我是火车司机江彤,也是中欧班列的首发司机。”

  2011年3月19日,这是江彤永远铭记的一天。

  那天一早,他接到发车指令,鸣长笛、松刹车,推动前进手柄,列车缓缓启动……“这是我无上的光荣。以前这里发出的列车最远开到广州,真没想到有一天可以直接发往一万多公里外的欧洲。”江彤说。

  时光流转,车轮滚滚。

  广袤的大陆腹地,“钢铁驼队”穿山越岭、穿过戈壁大漠;无垠的碧蓝深海,巨轮劈波、昼夜星驰。古老的丝绸之路重焕生机。

  面对眼前这些投身伟大事业的平凡劳动者,总书记勉励:

  “大家在物流一线,也是在对外开放一线,通过你们的辛勤劳动,很多商品跨越山海、走向世界,你们的工作很有意义。推动西部大开放、促进西部大开发,物流很重要,大家要继续努力,不断创造新的业绩,作出新的贡献。”

  山城重庆,何以“跨越山海”?

 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无水港运营调度中心,总书记在一张巨大的数字地图前驻足。

  屏幕上,以重庆为坐标点,不同颜色的箭头四向辐射,象征着一条条国际物流大通道向外延伸——

  向西,中欧班列直达欧洲;向南,西部陆海新通道连接东南亚;向东,随着长江黄金水道奔涌入海;向北,“渝满俄”班列纵贯南北……

  正如“无水港”这一形象的字眼,不靠海、不沿边的重庆将港口“搬到”山区,从内陆腹心挺进开放前沿。

  由此,天堑变通途。

  新时代的重庆,担负起“努力在西部地区带头开放、带动开放”的重大使命,“奋力打造新时代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、内陆开放综合枢纽”。

  一个支点,撬动的是更大的版图。山城“跨越山海”,正是西部地区开放发展的生动缩影。

  这次来重庆,习近平总书记专门主持召开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,这是党的二十大以来总书记主持召开的第8场区域协调发展专题会议。

  新时代如何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?总书记以六个“坚持”,给出了清晰指引。其中之一,正是:“坚持以大开放促进大开发,提高西部地区对内对外开放水平。”

  “30多次到西部调研,而且每次都有针对性地提出一些要求”,座谈会上,谈及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西部考察调研足迹,总书记说。

  从全局谋划一域、以一域服务全局。单从开放这一维度,我们就能感受到既从大处着眼又坚持因地制宜的把脉定向——

  去年12月在广西考察,鲜明指出“做活广西高质量发展这盘棋,棋眼就在扩大开放上”,叮嘱“解放思想、创新求变,向海图强、开放发展”;

  去年7月在四川考察,创造性地提出“新时期、新时代还是有一个大后方的概念的”,寄望“构筑向西开放战略高地和参与国际竞争新基地”;

  前年7月在新疆考察,思虑深远:“过去是内陆的一个省份,现在有了‘一带一路’就不同了。这里不再是边远地带,而是成为一个核心地带,成为一个枢纽地带。”

  把时间的维度再拉长:从在县域层面的创新谋划,到在960多万平方公里大地上的谋局落子,这种洞察之力、战略之思,磨砺于一路走来的从政实践——

  在正定,把握紧邻省城区位特征,探索“半城郊型”经济发展新路;在福建,指出“福州的出路在于江海”,部署“海上福州”战略;在浙江,以“地瓜理论”作喻,强调“必须跳出浙江发展浙江”;从浙江到上海,以极富前瞻性的眼光,积极推动长三角区域合作发展……

  理念一变天地宽,登高望远自开阔。只有“善于从战略上看问题、想问题”“用战略思维去观察当今时代,洞悉当代中国”,才能赢得发展的主动、赢得历史的主动。

  万里长江,以不可阻挡之势从世界屋脊奔腾而下,和嘉陵江激荡相拥,塑造出山城重庆的万千气象。

  “江流自古书巴字,山色今朝画巨然。”两江交汇处,朝天门码头,重庆地标性建筑“朝天扬帆”宛若巨轮起航,以奋楫之姿,向着更远的远方。

  新华社重庆4月26日电

        来源:厦门日报

关注微信公众号×
使用微信“扫一扫”关注公众号